南宋端平元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竟使一个足以让南宋王朝顿然崩溃的惊天秘闻浮出了水面,就像一个蓄祸时久的恶瘤的急性发作,牵动着偏安朝庭的每一根神经都为之震颤!事发源头是在河流交错的灾区湖州……当年《太平县冤案》的主人公,正是今天被湖州百姓称作“独臂青天”的曹墨。此时的曹墨正处在生死荣辱的节骨眼上:就在百姓庆幸及时转移逃过一劫而齐唰唰地跪倒在这位“独臂青天”的面前,感恩声震天动地之际,一队御史台的监察官兵却将曹墨推上了囚车,押解进京听审。御史台会同刑、吏、户三部会审后,判曹墨以严重渎职之罪。曹墨的妻子玉娘因为丈夫被冤而来求助宋大人。宋慈听了玉娘的陈述,不禁问:既然朝庭的几十万两灾银根本没有如数下拨到湖州府,御史台会同刑、吏、户三堂会审时,曹墨缘何闭口不作申辩?理宗皇帝在殿审中也在问曹墨同样的问题。而曹墨跪伏在金阶之下,一副宁死不作申辩的忠贞之色。理宗从曹墨的神色中似乎看出点微妙,不禁悚然动心,对这位残臂忠臣顿生一番别样的股肱之情。君臣心照不宣。理宗为找一个体面的理由保全曹墨,便让他去收拾湖州灾后残局,戴罪立功。圣上作出如此圣栽,引起了朝中高层的种种猜测,而最心知肚明的是户部尚书史逊。此公乃已故宰相史弥远之堂侄。史弥远是南宋一代奸相,朝野尽知,而理宗却对他百般依从,缘在他们之间另有一层朝中老臣们心知肚明,却绝不会妄议一字的特殊关系。人都以为史逊官及一品,靠的是他堂叔史弥远的关系,却不知史逊绝非等闲之辈,就在朝野吵吵嚷嚷要求追查修堤银子,严惩贪赃渎职官员的时候,这位真正侵吞了数十万两工程银子的当事人却处乱不惊。他仗得并非是堂叔的余威,而是他在堂叔弥留之际,不择手段地窃取的一张王牌!凭着这张王牌,整个大宋朝都不得不对他有所顾忌。史逊当作护身符一样拿捏在手的秘密,却因湖州那场大水露出了冰山一角——水退后的荒冢露出一付森森白骨!荒野白骨司空见惯,而这具白骨至所以能几乎掀翻大宋王朝,是因为白骨身上有一枚只有皇家宗室子弟才有的玉佩。曹墨深感此事重大,命衙役去请来了告老知府。不料这位八十高龄的老人颤颤巍巍地赶到现场,只看一眼,就当场昏死过去,从此开不了口,说不了话,但谁都知道他肚子里藏着个天大的秘密……经宋慈的戡验,尸骨身份被渐渐引向十几年前在湖州病死的曾经被先帝立为皇太子的宗室子弟赵闳。而当时赵闳在湖州病死之后,是运回宋室皇陵安葬的,而他的玉佩怎么会在荒冢野尸身...

猜你喜欢

完结
完结
完结
完结
完结
完结
完结
完结
完结
完结

相关热播

HD高清
HD
DVD
HD高清
12集全
HD
完结
BD
BD